名宇用户注册

名宇用户注册邵涵洗完澡换了睡衣出来,爻森拧开刚从酒店商店买来的花露水,卷起邵涵的裤腿,倒在手上,帮邵涵把两条腿齐齐整整地抹了一遍。“……是沐浴露。”“这些蚊子也太狠了,我都没把你咬成过这样。”爻森故意不满地哼了一声,“宝贝你快去洗个澡吧,出来擦点止痒的花露水。”“这些蚊子也太狠了,我都没把你咬成过这样。”爻森故意不满地哼了一声,“宝贝你快去洗个澡吧,出来擦点止痒的花露水。”「我就想知道森哥有啥反应」邵涵洗完澡换了睡衣出来,爻森拧开刚从酒店商店买来的花露水,卷起邵涵的裤腿,倒在手上,帮邵涵把两条腿齐齐整整地抹了一遍。看了一会儿,邵涵便觉得自己有些看不太明白,于是他本着真诚对待粉丝作品的想法,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自己看不懂的那些名词,神情逐渐出现了几分惶恐。爻森:“……”“……是沐浴露。”「我就想知道森哥有啥反应」王宇锡把手机屏幕举到爻森面前,爻森随意扫了一眼,首先看到的是加粗的标题“五行缺左”,然后是几个在他印象中貌似只在数学课上才会用到的希腊单词。

名宇用户注册晚上吃饭的时候,邵涵突然在微信上收到了王宇锡分享给他的链接。他疑惑地看着那个他不太熟悉的链接源的后缀,没多想便点开来看了看。邵涵洗完澡换了睡衣出来,爻森拧开刚从酒店商店买来的花露水,卷起邵涵的裤腿,倒在手上,帮邵涵把两条腿齐齐整整地抹了一遍。打开之后第一眼邵涵就明白了,这应该是粉丝的作品。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东西,但是从未看过,突然被王宇锡分享,邵涵心血来潮地看了起来。「让我猜猜,锡哥看的是五行缺左?[doge]」吃完饭后,其他人先回了酒店,爻森则拉着邵涵去滨海的小路上散步。在烧灼理智的煎熬中,邵涵的手不受控制地朝着门锁伸去——」「@Titans_锡:他说“有点意思”」

名宇用户注册打开之后第一眼邵涵就明白了,这应该是粉丝的作品。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东西,但是从未看过,突然被王宇锡分享,邵涵心血来潮地看了起来。“你好,请问有人吗?”爻森停在那扇门前,他确定自己闻到了一股细微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,清新微甜地勾着他的思绪,在有阻隔装置的情况下都能溢出来,里面的人的状态肯定非常糟糕。“……是沐浴露。”「骚是不可能骚得过锡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」“你好,请问有人吗?”爻森停在那扇门前,他确定自己闻到了一股细微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,清新微甜地勾着他的思绪,在有阻隔装置的情况下都能溢出来,里面的人的状态肯定非常糟糕。邵涵好不容易忘了之前王宇锡分享的那篇奇特的,突然又被爻森这句话给唤起了记忆,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一些止于想象的画面,脸颊又热了起来。爻森:“……”这就是他的领域了!王宇锡从沙发上弹起来,哥俩好地勾住爻森肩膀,兴致勃勃地和他解释起来:“来,我们边走边说……”「@Titans_锡:他说“有点意思”」

上一篇:深圳市当局本副秘书少朱廷峰被控纳贿3500多万

下一篇:国家死齿底子疑息库已存储有效死齿疑息13.99亿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